立博APP-欢迎您

                                                          来源:立博APP-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8-06 06:55:09

                                                          2014年12月至2018年10月,被告人余某容与闭某成经谋划,在香港注册成立了亚洲斑美拉美容养生机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斑美拉公司)、广州斑美拉产品有限公司、广州斑美拉产品有限公司南宁分公司、斑美拉生物医药科技(天津)有限公司(并以该公司名义申请注册了“容玺”商标,推出了“容玺排毒套餐”、“容玺护肤套餐”美容产品)等涉传销企业。

                                                          8月4日,玉林市玉州区人民法院,对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斑美拉”特大传销案进行一审宣判,该案侦查卷宗共550多卷,判决19名被告人,涉及会员3万多人,涉案金额43亿多元。

                                                          其次,萌萌目前学习、生活的地点均在上海,而胡先生一直在杭州生活;

                                                          8月4日,张玉环被羁押26年再审获无罪。曾经是家里顶梁柱的他,以前常到外地做木工活,狱中归来后手艺已荒废。他说,自己不会开冰箱,不会用煤气灶,对手机也一窍不通。他不想给儿子加重负担,只希望能分得一些田地,和母亲在家种田养老。

                                                          且经鉴定,萌萌与阿妍前夫确无亲子关系。

                                                          截至2018年10月9日,余某容、闭某成的传销活动在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发展下线共计38671人,层级24层。2016年8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经营金额43.77亿元,二人在传销活动非法获利共计13.63亿元。其余各在案参与传销的被告人,经营金额从19亿多至10万元,非法获利从700多万元至10万元不等。若不是前女友阿妍突然把自己告上了法庭,胡先生还不知道女儿萌萌的存在。

                                                          2015年下半年开始,被告人余某容、闭某成以上述企业为平台,以销售“容玺排毒套餐”、“容玺护肤套餐”美容产品为由,建立了以加会员、拉人头、发展层级下线、限定进货量做不同等级代理、通过其上下层级购买产品获提成报酬,从而获取非法利益的传销模式。

                                                          但因自己债务缠身,被多家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去年年底,阿妍便带着女儿来到杭州状告胡先生,以胡先生是女儿的生父为由,要求变更抚养权,并要求胡先生按照10000元/月的标准支付此前10余年的抚养费。

                                                          萌萌的抚养权究竟该归谁呢?

                                                          阿妍这边则坚持称,自己已经抚养了女儿十多年,从没和胡先生提过还有一个女儿的事情,现在自己债务缠身,无法继续抚养女儿,理应由胡先生继续抚养。女儿萌萌也表示,要求与父亲共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