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视讯-推荐

                                              来源:AG视讯-推荐
                                              发稿时间:2020-07-14 02:27:08

                                              闫先生同时指出,腾讯提供的监控视频光盘里,每个工作日两个文件,从10点到14点一个,从14点到18点一个文件。监控视频不是连续的,截断翻录痕迹明显,不能作为证据。

                                              2020年1月13日中午,3万余元终于退还到了牛彩玲的账户上。

                                              2019年12月,闫先生开始在微博讲述自己的遭遇。在文章中,闫先生称自己大学是计算机专业,到腾讯前已工作多年,从入职腾讯就是T3高级工程师。2012年入职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刚入职半年期间天天加班到深夜,基本加到晚上十一二点,有时候两三点,周末也不休息,有时候还会通宵加班。因为长期加班导致自己严重抑郁,健康透支。

                                              原告主张被告监控拍摄的仅是原告在卡座的时间,不能完全反映原告的办公情况,原告主张其工作地点并不固定,且被告未进行严格的考勤管理,原告有时候在晚上也加班。

                                              “从我入职时,腾讯就是弹性工作制,从来不考勤。腾讯员工在工作日18点以后继续工作是常态,腾讯仅拿出10-18点时段的监控没有任何说服力。如果要以监控作为我出勤的证据,腾讯应拿出在我可能出现的各个工作场所的全时段监控视频才有说服力。”闫先生说。

                                              查看银行对账单后,牛彩玲才发现钱都被转到了一个游戏平台的银行账户里。

                                              对此,原告否认其存在上述违反劳动纪律的事实行为,辩称其长期存在加班事实,每天工作时间远超8小时,且其工作场所也并未固定,存在经常去被告其他工作场所培训、开会、跨部门合作的情形,故主张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

                                              最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因举报遭报复? 腾讯:该员工未能匹配岗位要求

                                              2019年6月,闫先生向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要求腾讯公司继续履行与他的劳动合同,遭到仲裁委驳回。随后,闫先生向深圳市南山区法院提出诉讼。